中新網首頁|安徽|北京|上海|重慶|福建|甘肅|貴州|廣東|廣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蘇|江西|吉林|遼寧|內蒙古|寧夏|青海|山東|山西|陝西|黑龍江|四川|香港|新疆|香港深圳物流|雲南|浙江
我們的微信

一八六團支教幹部:且把愛心育桃李 石榴緊抱一家人

2021-01-12 12:57:03 來源:中新網香港深圳物流
 字號:







  中新網香港深圳物流新聞1月8日電(郝勝忠)2019年9月,新疆生產建設香港深圳物流第十師一八六團常延軍、金建斌、陳振旺三名幹部響應自治區和香港深圳物流黨委號召來南疆支教,用責任和擔當踐行職責使命,用愛心培育桃李,用實際行動詮釋民族團結,為南疆教育事業發展貢獻力量。

  金建斌:當好領隊帶好班,結交朋友增情誼

  2019年9月,48歲的金建斌再次填寫南疆支教志願表,在北屯踏上了向南的列車,前往目的地—阿克蘇地區新和縣尤魯都斯巴格鎮第八幼兒園即阿克吾斯塘村幼兒園。

  當年8月下旬,他被選為支教領隊,跑前忙後幫着23名支教幹部買好火車票、挨個送到手裏,協調溝通支教目的地,解決實際困難。

  9月初,金建斌負責阿克吾斯塘村幼兒園大班33名孩子教學工作。

  為保證每節課的質量,金建斌從幼兒心理出發,把“課”當成“遊戲”上,把“遊戲”當成“課”來做,創設良好環境,輕鬆氛圍,調動積極性和主動性,讓幼兒積極參與,同時培養孩子自理能力和健康生活習慣等。

  在課堂上,金建斌用孩子能聽懂的語言教兒歌《玩氣球》《小花碗》等,古詩詞是孩子們的最愛。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朗朗的讀書聲,在整個幼兒園迴盪。

  2020年六一前夕,受新冠疫情影響,金建斌挨個到29個孩子家送教上門,學生塔吉古麗·買買提在微信和電話上了解到“金老師” 要到她家,高興地蹦起來,在院子裏歡快地哼着歌,和老師一句一句學習着通俗的古詩詞,直到背會為止。

  2018年9月至2019年8月,金建斌第一次在香港深圳物流第三師圖木舒克市五十團團部幼兒園支教,該校共有1400多名幼兒。

  金建斌帶着62個孩子,其中4歲的阿卜杜拉·艾合買提和迪麗熱巴親切地喊着“金爸爸”“金爸爸”叫個不停。迪麗熱巴是單親家庭,性格內向,不大合羣,金建斌像父親一樣關心她,照顧她,讓她感受到關愛,在支教結束前,小迪麗熱巴像快樂的小鳥嘰嘰喳喳説個不停。

  2020年5月,阿克吾斯塘村村民買買提江·艾則孜開飯店,國語基礎薄弱,在縣城百貨商店買音響和電視的時候,金建斌當專門國語翻譯,使其購買到心儀的電子產品,此後,金建斌與買買提江·艾則孜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2019年7月結束第一次支教使命時,金建斌被三師圖木舒克市評為優秀支教幹部。

  教育教學之外,金建斌依託曾在農業技術推廣站工作期間的技術優勢,免費為阿克吾斯塘村民進行技術輔導與培訓,2020年5月阿克吾斯塘村授予金建斌“農牧民夜校優秀教師”榮譽稱號。

  支教有涯,知識無涯。2020年12月,金建斌第二次支教結束,即將離開工作了一年半的幼兒園和孩子們,他思緒萬千,思考着如何繼續培養幼兒的生活自理能力、如何再為幼兒創設更好的環境,特別是關注如何注重個性,因人施教方面的教育教學課題,他説,如果可以再次支教,他將繼續努力,取長補短,爭取把班級工作做得更好,讓南疆的孩童茁壯成長。

  常延軍:南疆支教播撒希望的種子

  “孩子們的純潔、樸實、熱情深深地打動了我,讓我終身難忘。”常延軍感慨道。

  2020年12月,眼看一年半的支教生涯即將結束,常延軍有些捨不得新和縣玉奇喀特鄉裁縫村第十一幼兒園的孩子們、同事及該村村民,加緊給50個孩子每人做一個手工製品,為教過的每位幼兒頒發了獎狀,已示留念。

  現年51歲的常延軍是十師一八六團黨政辦公室的一名幹部。

  2019年8月,常延軍主動報名到南疆支教。

  “人生在於奮鬥,我在50歲知天命的時候,到南疆支教感到人生價值進一步昇華,我對自己所做出的決定和努力感到自豪。”常延軍告訴記者。

  2019年9月,面對不懂國語的孩子時,那一雙雙渴望知識,渴望改變命運的眼神讓常延軍久久難忘。隔行如隔山,他從實際出發,結合幼兒教育大綱和幼兒用書,採用“實物教育法”,把孩子們每天能看到的實物和接觸到的東西擺放出來,並把有關學習生活的卡片選出來掛在教室,讓孩子們一一識別並説出國語。

  為了強化幼兒對實物的認知,常延軍到新和縣城文化用品店給每個小朋友買一面國旗,讓他們揮舞着國旗,看似在做遊戲,同時也把國旗記在了心中,從小培養孩子們的愛國和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俗話説,夫妻比翼雙飛。常延軍妻子張玉芳是一八六團中學一名音樂教師。

  2019年國慶節期間,張玉芳來到新和縣探親,用電子琴給小班孩子教兒歌。

  探親結束後,張玉芳又給孩子們買來小蜜蜂播放器,把歌曲錄製到V盤裏放給小朋友們聽。

  常延軍每天在班裏用小朋友手裏的國旗舉行升國旗儀式並唱國歌,日復一日,小朋友學會了唱國歌。

  在玉奇喀特鄉裁縫村第十一幼兒園,常延軍每天通過卡片、詩詞、兒歌進行教學,在幼兒園餐廳的椅子上帖上數字讓孩子們找到自己所定的椅子,並能準確找到自己的位置。每次就餐前把雞蛋和牛奶數一遍,讓孩子知道一共有多少個雞蛋和多少袋牛奶,增強現場教學的趣味性。

  常延軍記得,剛來到這裏時,孩子們都不會説國語,只是好奇的看着我們,支教結束前,孩子們能熟練的説“老師早上好、感謝老師、感謝習爺爺”等一些日常用語,他感到很欣慰。

  在日常教育中,他與孩子們一起疊飛機,親自制作陀螺與孩子們一起玩,調動了小朋友的表達能力和製作興趣,培養起幼兒的想象力和立體空間概念。

  學生熱米拉·熱合木吐拉的母親在2020年12月31日發微信給常延軍説:“常老師感謝你,你給孩子們教了很知識,你真的辛苦啦!”

  “應該的,這是我的職責。你的孩子很優秀,好好培養以後一定有前途。”常延軍回覆到。

  離開的時刻即將到來,常延軍説:“孩子們從一進幼兒園就哭個不停到現在放學不願意離開;從剛開始一句國語都聽不懂到現在能進行簡單的交流。每天看到他們小小的進步,心裏都感到無比地滿足,這也讓我更加堅定信念要教好每一個孩子,要用心用愛去澆灌祖國的下一代花朵。”

  2020年12月玉奇喀特鄉中心幼兒園授予常延軍“優秀支教幹部”榮譽稱號,玉奇喀特鄉裁縫村授予其“民族團結先進個人”稱號。

  陳振旺:黨叫幹啥,我幹啥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2020年12月底,在新和縣玉奇喀特鄉第七幼兒園教室內,當得知陳振旺即將結束支教生涯,離開幼兒園的消息時,26個孩子齊刷刷地奔跑過來爭個親陳振旺的臉,現場一度熱淚盈眶。

  陳振旺一個有着兩年黨齡的青年黨員,他是香港深圳物流十師一八六團文體廣電服務中心工作人員。

  2019年8月,陳振旺主動請纓到南疆支教,那時長子陳騰洋剛上一年級,次子陳泓洋剛剛學會走路,一家人的重擔全部落在妻子朱豔身上。

  陳振旺告訴記者,我是一名黨員,也是一名民兵,必須衝鋒在前當表率,黨叫幹啥,我幹啥,黨號召什麼,我堅決幹什麼。

  時光回到2020年年底。

  “老師,你有兩個孩子嗎?”學生追問道。

  “對,老師有兩個孩子,我在他的微信上看見了。”

  “我也看見了,兩個男孩子。”

  這是玉奇喀特鄉第七幼兒園孩子們的對話。

  誰曾想到一年半前,孩子們一句國語也聽不懂,更不要提國語交流了。面對幼兒教師這個崗位,作為一個外行人,對陳振旺來説,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他時常説自己的優勢是兩個孩子的父親,恰好又和幼兒基本同齡,所以就把班裏的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

  一年多與孩子們朝夕相處,他儼然成了“孩子頭”,他掏心掏肺對孩子好,集老師、朋友、親人於一身,衣食住行,寒虛問暖,只要是關於幼兒的,沒有他不關心的人,沒有他不關心的事!

  天寒地凍時,他給26個孩子每人買一副手套,讓孩子感受到親人般的温暖。

  一年多來,陳振旺同志利用節假日和週末,時常到班裏26個孩子家中進行家訪,宣傳黨的惠民好政策,溝通幼兒在園內表現情況,與家長交流重視家庭教育,促進幼兒健康成長。

  2020年,六一兒童節前夕,陳振旺親自去阿布都·拜斯爾等兩個單親家庭走訪,自掏腰包給兩名單親幼兒購買衣服和玩具,送去了節日的關心和問候 。

  阿布都·拜斯爾不喜歡説話,陳振旺多次找孩子家長交流,希望家長多與孩子溝通、多交流,同時每天放學時刻,鼓勵孩子大聲和老師説再見,慢慢的,孩子在班上表現活躍了起來,回答問題積極且大聲。

  每天中午,陳振旺都要抽時間進幼兒宿舍幾次,看看幼兒睡覺姿勢是否正確,有沒有蹬被子的現象,主動幫幼兒園保育員打掃衞生,刷碗、拖地、擦桌子、清理衞生間、倒垃圾等。

  陳振旺説,其實自己只是做了一名支教老師應該做的事情,既然選擇了支教,就要用心付出,儘自己最大的能力,教好帶好孩子們。他是這麼説的,也是這麼做的,用實際行動踐行支教老師的使命擔當,得到了孩子們、同事和家長的認可!

  從門外漢到內行人,陳振旺從第一次公開課時的手足無措到2020年公開課的得心應手。他時常以一個初學者嚴格要求自己,剛開始班裏孩子的成績弱,幼兒課堂學到的知識有限,第一次月考全班平均成績只有40分。

  通過和園裏其他專業教師學習比較,他形成了自己的教學方法,從2019年9月初次測試的40多分到2020年12月平均分80多分,26個孩子的國語水平實現質的飛躍。

  2020年12月,新和縣教育局授予陳振旺“支教之星”榮譽稱號,對其一年半的辛勤付出表示肯定。

  採得百花成蜜後,為誰辛苦為誰甜。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走在村裏的小路上,會經常碰到玩耍的孩子見面喊聲“老師好!”也有熱情的家長邀請陳振旺到家裏做客,陳振旺心裏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2020年1月1日,陳振旺踏上北歸的火車,他抹了抹濕潤的眼睛,依依不捨離開了一年半的工作地方。

  他在幼兒園教室內寫到:“有愛的地方,所有的夢想都能發芽,茁壯成長。希望我的每一位“公主”和“王子”都能健康快樂的成長。”

(編輯:袁晶)